名人趣史 > 正文

张作霖和吴佩孚为什么互相看不惯?

2020-04-21    名人趣史    【本页移动版】

曹锟、吴佩孚联合张作霖,把段祺瑞和徐树铮灭了。不料,直系和奉系在“分果果”划分地盘的时候,闹别扭了。张作霖吃了亏很委屈,最后实在受不了吴佩孚的欺负,两家武装开撕。

双方的矛盾,是从段祺瑞的老家安徽开始的。

皖系战败,其核心成员安徽督军倪嗣冲自然也只能黯然下台。那么,究竟是直系的人还是奉系的人去安徽占位子呢?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了。

直系认为自己出力最多,当仁不让提出由直系大将张文生出任安徽督军。张作霖不甘示弱,保荐一个特殊的老朋友去安徽——因复辟而下野的张勋。大总统徐世昌也想培养自己的势力,希望由那位天不怕地不怕、敢打段祺瑞耳光的老将军姜桂题来接任安徽督军。

三方都有自己的考虑和打算,一时间难以定夺。1920年9月,直系霸王硬上弓了——在没有与奉系及大总统徐世昌商量的情况下,就把张勋和姜桂题“淘汰”了,理由是:张勋曾复辟有罪,姜桂题年纪太大。于是,直系擅自任命张文生出任安徽督军。

张作霖虽然怒火中烧,但终究惹不起直系,只好退而求其次,降低条件——以张勋镇守过南京为由,希望由其接替去世的李纯出任江苏督军。没想到,他的提议再次被直系否决,理由还很坚挺——全国人民都反对复辟将军卷土重来。最后,直系的齐燮元接过老长官李纯的帅印,坐镇南京,督军江苏。

直系控制了江苏和安徽仍不满足,曹锟还请出老朋友、北洋三杰之首的北洋之龙王士珍,出任苏皖赣三省巡阅使,替自己坐镇江南。同时,吴佩孚出任两湖巡阅使,把两湖也纳入了直系的大家庭。

在这些最重要的安排上,奉系竟然一点发言权都没有。看着曹锟和吴佩孚玩二人转,张作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皖系虽然下台,但并未彻底垮台,还拥有自己的势力——浙江督军卢永祥、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山东督军田中玉、福建督军李厚基等,都是皖系骨干。段祺瑞尽管宣布下野,但始终心有不甘,准备搞点事让直系难受。

上一篇文章“直皖战争大结局”咱们说了,张作霖对下野的段祺瑞很尊重,博得老段好感。现在,段祺瑞见张作霖也被直系欺负,觉得投桃报李的机会来了,同时也想借张作霖的手为自己报仇雪恨。于是,段祺瑞和张作霖化敌为友,开始共谋直系。此外,大总统徐世昌也开始对曹锟、吴佩孚独揽大权心生怨恨,加入到段祺瑞和张作霖的“反直阵营”。

1921年12月18日,亲直系的靳云鹏内阁因为财政赤字提出辞职,徐世昌没有任何挽留就批准同意,并任命张作霖的老朋友、交通银行董事长兼参议院议长梁士诒出任内阁总理组阁。梁士诒是有名的亲日派,因此这个内阁也是符合皖奉两派利益的亲日派内阁。

1922年元旦,在没有征得直系同意的情况下,梁士诒内阁就按照张作霖的意思,下令特赦皖系核心人物段芝贵、曲同丰、陈文运等人。其实,直系网开一面,并没有把这些人没被关进大牢。但这种事只能暗中操作,公开特赦就是自打耳光。梁内阁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站在奉系和皖一边,和直系不对付。

正在这时,一战结束后的善后会议正在华盛顿召开,提到山东问题的解决方案。会议有两种意见,一是让中国收回主权,二是让日本接手德国在山东的权益。最后,华盛顿会议干脆甩锅,让中日两国自个儿交涉解决问题。

这下可好,吴佩孚抓住了机会,攻击亲皖、奉的梁士诒。他迅速通电全国,猛烈抨击梁内阁胆小怕事,丢失主权。电报中甚至用非常严厉的字眼直接指责总理梁士诒本人:“害莫大于卖国,奸莫过于媚外,一错铸成,万劫不复。”

小弟被欺负,大哥岂能坐视不管?

梁士诒挨骂,张作霖站了出来。1月10日,张作霖通电全国,公开指责吴佩孚等人:“是非不问,擅加攻击,试问当局者将何所错乎?”第二天,吴佩孚很快直接回应,也通电全国:“国内政治力量,若有袒护梁氏者,即为国人之公敌,当誓死扫灭,以除国奸。”

当时,全国民意都在反对梁士诒内阁,张作霖也不便再强行出头,选择了沉默。吴佩孚虽然赢了,却觉得不过瘾,想痛打落水狗。1月19日,吴佩孚联合江苏、江西、湖北、陕西、山西、山东六省督军,联名发出通电,请大总统“立即罢免梁士诒以谢天下”,“否则 “唯有与内阁断绝关系”。

在吴佩孚接二连三攻击下,梁士诒脸皮再厚,也坐不住了。1月25日,梁士诒以身体不好请病假的名义,逃往天津,将一切政务交给副总理颜惠庆处理。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张作霖总算看出来了,吴佩孚其实并不是冲着梁士诒,而是冲着梁士诒背后的老张自己来的。但是,他觉得目前还只能心上一把刀——忍,不能发作。毕竟,梁士诒成为千夫所指,张作霖也不好出来为梁讲话。再说了,直系军队力量强大,而张作霖、段祺瑞、孙中山暗中策划的“三角反直联盟”还没有完全形成。

就在吴佩孚和张作霖“掐架”时,一个人出来当和事佬了——曹锟。一方面,曹锟对张作霖表示歉意,另一方面亲自出面劝吴佩孚见好就收,不要咄咄逼人。曹锟派直系大将王承斌三次去奉天,向老张表达歉意。张作霖见曹锟如此,也就坡下驴,派张景惠到保定回访曹锟,并根据曹锟的意思,让直隶的奉军把防地后撤,避免和直军发生冲突。

曹锟的撮合,似乎让直奉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直奉和好,有一个人最不愿意看到——段祺瑞,于是他指挥马仔们搞破坏。1月25日,皖系的浙江督军卢永祥致电内阁,对吴佩孚干涉内阁的行为予以谴责:“卖国在所必诛,爱国要守其道。倘若以为国除奸的名义,反为巧宦生机会,国人良知不昧,终必誓死抗争。”很明显,这个电报就是皖系在给奉系打气,让刚刚有点散下去的硝烟再次弥漫起来。这也是反直联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吴佩孚的反击。

老段这一招果然奏效,刚刚有点想退缩的张作霖又来了精神。1月30日,张作霖致电徐世昌:愿钧座采纳卢督(卢永祥)所陈“卖国在所必诛,爱国要守其道”二语,不致令以“为国除奸”为名者,“反为巧宦生机会”。尤愿钧座饬纪整纲,使天下有真公理,然后国家有真人才。倘彰惩不明,是非不分,则作霖必随贤哲之后,为民请命。

张作霖此电和卢永祥的电报一唱一和,暗指吴佩孚的做法已经严重干预了内阁的运作,破坏了法纪,如果总统徐世昌不对吴佩孚进行制裁,他张作霖就要联合其他政治力量代替北京政府进行制裁。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港龙彩票计划群 8828彩票计划群 千旺彩票计划群 568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走势 网投极速赛车公式技巧 极速赛车彩票规律 传奇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走势 PK10哪个平台赔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