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咏叹调

2019-12-02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在那遥远而又云山相接的黔北大娄山
山路崎岖

云深雾锁
我的先辈和乡亲们

以黝黑的肩膀为犁
艰难地耕耘着自己的岁月。。。。。

鸡鸣拂晓 板门枝呀

推开一池的河雾
牛铃叮咚 斗笠蓑衣

披起迟升的星月
楠竹扁担

沿着湿滑的田埂颤悠着东绕西转 
四方背篼

躬行匍匐在乱石嶙峋的山路上
沉重麻木在辛劳里

 


赤水河流走了多少祖辈世代相传的故事
屋檐下捣衣的歌声飞过河岸又折了回来
多少霞彩炊烟缭绕在屋顶又都散去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岁月

洗白了檐下的照壁也洗净了村女美丽的面庞
洗壮了一茬茬孩子的胳臂也洗得了老人佝偻蹒跚 
把父亲变成祖父,把祖父藏入坟茔

却在我们脸上

犁下同样的沟沟壑壑

 


不变的依旧是桌上粗糙简陋的酱碗

和油灯下一遍又一遍缝缝补补的衣裳

推开家族祠堂大门

起伏的群山依旧是龙脉

可爱的先辈和乡亲们 依然

耕种着祖先留下的足迹

堆砌了儿孙祭拜的祖坟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
鼎盛彩票计划群 安徽快3走势 山东11选5 山东11选5开奖 山东群英会直播 创盈国际彩票计划群 v8彩票计划群 环球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期数与开奖号码 全迅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