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撮虾子

2019-08-28    随笔日志    【本页移动版】

  最近,武汉夜市,吃小龙虾火热。常听人们在畅怀淋漓之时,聊起了“撮虾子”。

  我老家在市郊夏家湖畔,塆子周围除了翠绿的稻田之外,尽是长满莲藕、菱角的湖塘。鱼虾随处可见,对于“撮虾子”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小事儿。我在年轻时,时常去撮点虾子,捞点贴补。我那时所撮的虾子,不是时下夜市上走俏的小龙虾,而是野生的淡水虾。这种在自然环境中野生野长的虾,生命力极强,只要有水就有它们的踪迹。我们把在湖塘等静水中的虾,叫“湖虾”也叫“沼虾”;把生长在长江、汉水等流水中的虾,叫“江虾”,也叫“白虾”。近来也有人把野生虾,圈起来养的,市场上叫什么网箱虾,那味道与野生的断然不同。凡事物一失去自然本质,就少了情趣!

野生的湖虾和江虾,都有大小两种:大虾如姆指,俗称“枣虾”;小的如米粒,俗称“米虾”。虾中大多数是米虾。江虾肉质鲜嫩,特别是江虾中的“枣虾”,外形娇俏,晶莹剔透,是虾中上品。齐白石老人的名画《虾趣》,描绘的就是这种虾循游而上的美姿,给人们留下了永恒的美的意境。汉宴名馔中的“糖醋虾”、“大红袍”、“清爆虾仁”等,就是用这种虾制成的。现在怕是席上珍品,可惜没有多少天然之物了!小米虾却是普通菜肴。不过用米虾做的“韭菜炒子虾”、“萝卜丝煮虾子”,如今也成席上名品。小米虾也可以腌制,加米粉后做成“虾糌”,这也是诱人涎滴的农家小食!

住在湖乡,鱼虾虽然随处可见,但不是随便可以到手的。俗话说“退水的虾子涨水的鱼”,春夏两季,江河涨水,那是很难撮到虾子的。只有秋天,河水退时,虾子成熟了,才是撮虾的季节。撮虾子还要看天气,“虾子趋(期)边”,有群聚产子的习性。每在风平浪静的中午或黄昏,会有成群成团的虾子聚集在水岸边,撮虾子的人只要能看准时机,带着“虾搭子”、“虾耙”或者家用的箢箕、筲箕等工具,找准时机,十有八九都会有好收成。

长江汉水中的虾子就不大好撮了。渔民是用专业的“大扳罾”。一般人,用的是自制的小罾。这种罾是用一根竹竿,二支竹片,一方白纱布制成。竹片十字交叉,白纱布四角缀于竹片末端,竹竿吊索线连接十字交叉点,下水时在纱布里放进瓷片或卵石,增加纱罾的重力便于入水。假如你没有生活拖累,在风平浪静的黄昏,选一处旧趸船或有回流的江滩,垂竿下罾,悠闲地看着夕阳下缓缓流去的江水,不时扬竿起纱罾,捞取活泼跳跃的江虾,真是一种悠哉乐哉诗情画意的享乐!

然而,近来捞捕过剩、环境污染,可惜这野生的淡水虾,难以撮到了!撮虾子这一业也快要荒疏下来。不过“撮虾子”一词却留在了我们的话语中。在武汉街头,你会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

甲:“伙计,这些时在搞么事嘞?”乙:“有么事好搞嘞,伙计!我在撮虾子!”

这时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在水边捞虾子。武汉人把没有固定岗位的另散工、小买卖,给人打替、“挑土”等等的谋生之道,称之为“撮虾子”!这种从传统劳作中引用的词语,形象地表达了另散工作的性质,而且宣泄了几分辛酸和无奈!

“撮虾子”给我们留下了许多记忆和怀念。……


推荐文章
极速赛车算法 玩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欢乐斗牛 云鼎彩票计划群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易富彩票计划群 优优彩票网 欢乐斗牛